一遇山河

♡主混欧美 铁吹 沉迷荷兰无法自拔
☆Jack简直小天使
♤亚瑟小王子抱抱
♢大老公抖森不许碰
♧茨木小天使是我亲儿子

【EC】孩子们关于后爸(ma)的接受程度

真的是敲萌啊,教授好人妻

锦不语:

第一次写欧美CP文!整篇OOC预警!不可以打脸!x3




 


Wanda篇


“No way!Over my dead body!”


Erik从来没想过一直乖巧听话的大女儿居然会成为他追求Charles道路上的第一块绊脚石。拜托那是你的亲生女儿好吗,请不要用绊脚石来形容她,虽然她确实做了类似的事。


比如:


在Charles来家里给她和她的双胞胎弟弟辅导功课的时候,添油加醋的向这位家庭教师描绘自己父亲曾经的(滥)情史。其中包括忙于工作疏于家庭导致他的第一个女儿在很小的时候因为一次高烧不退引发了肺炎而夭折,他们的母亲因此跟Erik离婚,独自生下了双胞胎,并且因难产去世。


听到这里的时候Charles红着眼眶不停地说着“I’m so sorry”,甚至不忍心再听下去。但当Charles想要给小女孩一个拥抱来安慰她因为激动而涨红的小脸还有绷紧的双肩时,却被小女孩倔强的扭头拒绝了。不过Charles的拥抱倒是没有浪费,因为小女孩的龙凤胎弟弟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头钻进了家庭教师的怀抱,并且还一脸惬意心安理得的扭着屁股蹭了蹭???


 


 


Pietro篇


“Erik!为什么教授叔叔今天没来看我们!”


对于这个从来都是直呼乃父姓名的熊孩子,Erik也是(除了打)颇感束手无策。但让他惊讶的是,熊孩子竟然从第一次见面就对Charles非常有好感,这一点从他对Charles的称呼就可见一斑,熊孩子什么时候会喊尊称了呵。


“Wanda说她今天不舒服,不想上课了。”


亲爱的Lensherr先生,你大概是忘了你请Xavier教授来是同时辅导你的女儿和儿子的功课的,虽然儿子排在后面,但也请你不要故意忽略他好吗?另外,其实今天Xavier教授没能来给孩子们辅导功课的原因不是你跑到他家里做了些让他短时间内没法出门的事?


好吧,教授叔叔今天没有来看Pietro的后果就是Pietro很不开心,于是在做手工作业的时候剪破了姐姐的裙子,在晚饭时间打翻了了妹妹的餐盘把食物洒了满身满地,导致姐姐妹妹各自大哭了一个小时,以及他自己被Erik赶到家门口去罚站。


9点半左右Erik打发Wanda去叫在门外罚站的熊孩子回家睡觉,得到的回答是门外没有人。


 


 


Lorna篇


“Wu Wu Wu——dad、daddy——”


当Erik不得不去寻找疑似离家出走的熊孩子时,Lorna和Wanda并排坐在沙发上,后者面无表情的用双手捂着耳朵瞪着自己的父亲,前者用双手紧紧的攥着父亲的衣领哇哇大哭。


Erik从来不掩饰自己对于小女儿的宠爱,就像他从来不掩饰自己对于熊孩子的嫌弃,但这种情况下,他还是为了疑似离家出走的熊孩子担心起来,毕竟即使是熊孩子,也只有7岁而已。于是在他第三次试图安抚小女儿让她相信爸爸只是出去找一只熊回家,而不是要抛弃她失败之后,只好在大女儿冷若冰霜的眼神速冻下硬着头皮打电话向Charles求助。


“Erik,我想你不用担心Pie——额不,我的意思是你可以放心在家里哄Lorna睡觉,因为Pietro已经在我怀里睡着了,如果你需要的话,我可以让你听听他的呼吸声,介于我认为还是不要吵醒他的好,毕竟你没有看到他敲开我家门时委屈可怜的模样,哦真的,说到这里,Erik,我真的要批评你了,我一直以为Wanda说的那些只是小孩子夸张的讲述,没想到你竟然真的对这么小的孩子这么狠心,你难道不记得Pietro他才7岁吗,你究竟是对他做了什么让他一个人跑过三个街区来找我收留他,这真是、真是……太可怜了……”


Erik不是没有试图解释熊孩子今天晚上的所作所为,但却因为他没能成功打断Charles的话而作罢。虽然他不得不承认,从早上离开之后一整天没有见到Charles、没有听到Charles的声音,使得他此时此刻非常怀念对方的声音,他甚至能听着这声音在脑海里模拟出Charles躺在沙发里一手拿着电话、一手抚摸着怀里孩子幼小的身体那幅温柔又温暖的画面,当然要忽略那个躺在Charles怀里的孩子是熊孩子这一点。


当然,Erik Lensherr做不到的事,不代表别人做不到。


比如他的小女儿Lorna不知道什么时候停止了哭泣,跌跌撞撞的跑过来冲着他手里的电话口齿清晰的喊了一声“Daddy”,还配上一个挂着泪痕却异常灿烂的笑容。


以为小女儿终于学会体谅父亲,不再只是一味哭闹,Erik的心情也瞬间明媚了很多,揽过小女儿肉乎乎的小身体想要给她一个吻。


却被拒绝了。


Lorna一肉手拍在了亲爹的鼻子上,并且执着的对着亲爹手里的电话又喊了一声“Daddy”,而电话的另一边Charles也很自然的接了一句,“My sweetheart,are you going to bed?”


Lorna:“Yes!Daddy!Yes!”


听到这段对话的Erik一时间心里五味杂陈,扭头用眼神向依旧坐在沙发上冷眼旁观的大女儿发出求救信号,得到的却是大女儿转身回卧室的天鹅一般高傲又美丽的背影。日后Erik曾经跟Charles提起那个背影,Charles靠在他怀里笑着说,“所以你现在知道Wanda从小的梦想是芭蕾舞蹈家了吗?”


 


第二天早上Charles把Pietro送回了Lensherr家,之后就再没有离开这个家了,就连他的公寓里的东西都是Erik找搬家公司搬过来的,虽然弄丢了一本Charles非常珍贵的古籍,但没关系,Erik又花了三倍于市场价的钱买了一本,作为补偿,随书赠送的还有一枚戒指。


以及Erik Lensherr先生的求婚词是:“你应该不希望熊孩子、哦不是Pietro,再在深夜跑过三个街区去找你求收留了吧。”


 


 


番外篇


(什么?一个段子居然还有番外?)


Wanda非常恐惧生病,包括咳嗽感冒发烧之类在Pietro看来根本不值一提的小毛病。但疾病就是不论你如何回避,都一定会找上门的命运,如同爱情。


不肯让Charles代替工作太忙的Erik来学校接她放学的Wanda,固执的一个人步行回家,恰巧当天降温,走了一身汗的小女孩,当天晚上便咳嗽发热没有精神了。


Erik第四次试图安抚大女儿并帮助她吃药未果,最后还是不得不求助于Charles。


而Charles像是早就等着了一样,立刻放下手里一晚上都没翻过第二页的厚厚的专业书,接过Erik手里的药片和保温杯走进了Wanda的房间。当然前提是敲了门。


虽然无法阻止父亲和Charles在一起,但Wanda确实做到了以她这个年纪所能想到的甚至更多的抵抗疏远无视Charles的方式。比如,不吃Charles准备的早餐,不穿Charles给她买的小礼服裙,不跟Charles打招呼甚至不跟他说话。


不过这些行为都没能影响Charles对于这个孩子的爱,他甚至因此给予了Wanda比另外两个孩子更多的关注,在Wanda不注意的时候。比如,让Erik把准备好的早餐端上桌,让Erik在小礼服裙的盒子里写贺卡,通过Erik转述他想对小女孩说的话。


这一次Charles很轻易的走进了平时对于他来说是禁地的Wanda的房间,并坐在小女孩粉色的公主床边,轻柔的抚摸小女孩因为咳嗽而不停颤抖的柔软的背部。毕竟一个生病的孩子已经没有那么多精力来表达自己的不满和反抗了。


大概半个多小时过去了,在客厅里坐立不安的翻遍了当天的报纸的Erik忍不住从门缝里查看情况。Charles感觉到他,回头用口型告诉他先去睡觉,不用等他了。帮不上任何忙的Erik只好照做。


又过了将近一个小时,Charles可以从小女孩渐渐平息又复发的咳嗽中得知她大概有二十多分钟的时间是睡了一小觉的。并且在意识尚不清醒的时候翻了个身,以至于现在睁开眼睛便和他对视了。


“宝贝,感觉好些了吗?”


Charles用尽可能轻柔的声音询问,生怕惊扰了小女孩的心情。


Wanda却因为睁开眼看到的是Charles而张口就要赶他走,以至于引发了剧烈的咳嗽。


Charles吓得赶紧俯身把小女孩抱起来,让她依偎在自己身上,并用手轻抚她的后背为她顺气,“别急、宝贝,别着急,深呼吸,深呼吸……”等到那阵咳嗽平息之后,又说,“要喝点水吗?温水?”


回答他的不是小女孩以往冷漠生硬的拒绝,而是呜咽着夹杂着咳嗽声、断断续续的一句话,一句让Charles也落下泪来的话:“我会死吗?”


Charles几乎不敢相信,一个生机勃勃活泼可爱的小女孩竟然会哭着问他这样的问题,他简直无法想象这个孩子之前究竟经历了些什么痛苦,但不论她经历了什么,Charles发誓,他永远也不会让这个孩子再有忧伤。


“不会,宝贝,我的宝贝,不会的。你会健健康康的,去上学、去玩耍,做任何你想做的事,唱歌、跳舞,穿你喜欢的那件红色小裙子,或者不理我,任何你想做的事。你还有很多天,很多年,多到数不清楚的时间来做这些事。我保证,我保证。宝贝……”


 


Erik Lensherr先生今天也是从五万平米的大床上醒来的(并没有),只是没有Charles在枕边的,双人床也像大通铺一样空空荡荡。


但当他来到餐厅,看到大女儿仰着脸微笑着从Charles手里接过餐盘,按照Charles的教导在餐桌上摆放餐具的一瞬间,并且还帮妹妹整理了口水兜,他真的觉得是自己的起床方式有误。


“Good morning,daddy~”


不,没错,这样乖巧可爱才是他的女儿。


“今天我来帮助daddy摆餐具了,所以你应该去叫Pietro起床。”


天哪,一定是上帝感受到了他的诚意,他的大女儿终于可以和Charles友好相处,并且愿意称呼Charles为daddy了——等一下,她刚才说什么?


去叫Pietro起床?


Pietro是谁?


不认识。


 


 


END


 



评论

热度(3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