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遇山河

♡主混欧美 铁吹 沉迷荷兰无法自拔
☆Jack简直小天使
♤亚瑟小王子抱抱
♢大老公抖森不许碰
♧茨木小天使是我亲儿子

【生贺】约定(新兰/短篇/完结/治愈向)

【壹】

那日你的离开,雨幕下的背影模糊不堪。

东京的雨水从来都不缺少,却无法洗刷掉空白上的尘埃。

——————————————

夏天多雨,东京当然也不例外。今年的雨水就特别多。

那密密透明的雨珠斜射下来,织成薄薄的雨幕,在空气中绵延,周围散开雾气,视线所能触及到的景物朦胧又模糊。

在毛利侦探事务所里,所有的一切仍旧很明亮。

桌子上放着刚沏好的茶,袅袅的蒸气蔓延在空气中,混杂着淡淡的清香,闻起来很舒适。

毛利兰站在窗前,低头望着楼下撑着伞往来不绝的人群。

这个城市似乎并不因为这场雨而改变原有的作息。

指尖轻贴在窗户上,指腹所传来的冰凉,刺激着神经。

这种想要流泪的感觉。

仿佛先前所有的誓言都毁于一旦,所以现在想想相信都苍白无力。

莫失,莫忘。

我很坚强,也会一直坚强。

【贰】

云翻涌成夏,眼泪被岁月蒸发。

青春太过荒唐,也太过迷茫。

但是你还是昔日的少年,掌心里握着我们年少时的童话。

————————————

时间总会在事物上镌刻下印记。

斑驳锈蚀的大门昭示着你离开我的那些日子。门牌上“工藤”两个字似乎被扼杀了存在,沉寂在时光里。

我真的只是想见你一面而已,新一。

毛利兰抬头望着阴沉的天空,缓缓闭上眼,羽睫轻颤,黑发柔顺地垂下,留下优美的弧线。

狐狸遇到了安东尼,想要和他做朋友。

我遇见了你,想要和你在一起。

雨滴突然扑泄下来,让人猝不及防。周遭雨声大作,迸溅的水花也四射,像是潮水漫过。

兰快步走向隔壁阿笠博士家,那扇窗户所散发出来的暖橘色的光触动了内心柔软的一角。

雨水冰凉地滴在衣服上 头发上,耳边是密密的雨声,灌入耳里,响得透彻。椮凉的风猛的灌入衣领中,她只好瑟缩着身子。那一段小小的路程却显得无比漫长。

蓦地,耳边呼呼的杂响已经消失了,一下安静的可怕。

通透的水珠沿着伞状弧线滴落,兰觉得自己似乎能够听到它溅起水花的声音,玲玲响的,就像是风铃在风的轻抚下相互碰撞发出的清脆的声响 。

兰感受得到从后方传来熟悉的温暖,感受得到自己愈发愈烈的心跳。

“兰。”温柔的带着独属少年沙哑的声线像是花朵绽放后那一刹那的清香,所有的感动扑面而来。

“新一……”兰张大双瞳,蓝紫色透亮的眼瞳中蕴着喜悦惊讶和一些其他的难以名状的情愫。

那种少年清新又温暖的气息把她包裹着,如同穿裂云帛的阳光绽放在许久黑暗的世界,有种溢于言表的兴奋感激。

想要触碰你,

想要拥抱你,

新一。

[叁]

谎言是否丑陋无比,誓言是否早已背离,

我相信你,所以所谓的这些都背道而驰。

-------------

雨还是没有停下的迹象,仿佛更大了。

这场大雨像是要冲刷掉这座城市被岁月沉淀后的尘埃。

轰隆隆,不会停。

透明的雨伞隔绝了外面的世界,耳畔再也听不到雨的声音。

你的背后,雨伞透过的是灰色的天。

而我抱着你,这是属于我们的小小世界。

手臂紧抱的少年纤细却不瘦弱,身体的温热穿过衬衫的布料传来,温暖犹如和煦的阳光。

“新一这次回来要待多久呢?”少女温婉的声音如瀑在雨中响起。

“...嗯,不太久呢,这次回来只是取个东西。”少年回抱住少女。

“新一这个大推理狂,整天就知道办案....”兰抱头埋进少年的衣衫上,只听得闷闷的带着少许鼻音的声音传出。

“兰...”工藤新一微微抬起手臂,犹豫着要不要去轻拍她以示安慰。

他明白,他对不起她。他明白,她比自己想象中还要坚强。

兰突然抬起头望向他,面颊上挂着笑意,紫蓝色的双眼在雨里变得更加透亮。

“骗你的啦!新一,生日快乐!”少女的黑发随风舞动,带着笑意的眼眸像黑暗中的萤火,俏皮的尾音像是被无限放大,空响传荡在雨中。

工藤新一先是愣了愣,随即展开笑颜,紧紧抱住这个永远善解人意宛若樱花般的少女“兰,谢谢...”

“呐兰,答应我件事好吗?”

“什么?”

“以后每年都要记得等我回来,给我过生日哦!”

“你还真好意思啊,工藤新一!”兰嗔怪地挥了挥拳头。

我每年都在给你过生日啊,只是你不知道而已,新一。

雨幕下,他们旁边的世界一片茫白,静默,模糊。

熹微的光亲吻着斑驳的影子,两个人相拥,无处告别。

留下一份执念,为你而执著。

【肆】

携手走过数遍的街道,如今只有一人在怀念。

细数没你的日子,纷繁的尘世将回忆掩盖。

我在原地等待。

盼望着你归来时,有勇气说一句:

我们都没变,只是好久不见。

——————————

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一天二十四个小时,一分一秒过去。

时间在静淌。

人对某件事物的情感总会随着时间的前进而改变。

确实是这样。小女生对偶像所持的狂热态度慢慢会冷却;小孩子们对玩具的热情与新奇劲也总归会过去;少年在对另一个女孩念念不忘时,总会有别人的到来与他执手到老……

所有的这些都似是在说,没有绝对的永远。

站在现在的位置,思考未来,是多么可笑。

站在未来,回忆过去,会发现曾经对未来所定的方向又是何等拙劣。

另有其成。

女生会对偶像的狂热变为沉淀,用心去爱;

孩子会偶尔拿出破旧的玩具摆在一起,细细怀念;

少年也会微笑着祝福曾经的恋人,低头看向自己的妻子,唇角带笑。

他们在成长。

世间必定会有执着。才会有继续下去的执念。

叮叮咚咚。窗口挂着的风铃相互碰撞着。

毛利兰起身,走近窗前,对着晴朗的天空大大的身了个懒腰。伸手擦掉打完哈欠出来的生理盐水。

她闭上眼,深深地吸了口气。空气中夹杂着阳光的味道,就像去年今日触及的温暖。

新一,你会不会如约而来?

我在等你给我的答案。


【伍】

万物风起云涌,变幻莫测。谁也不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

可我就是相信,你会回来。

就像每个梦里梦到的那样。

————————

就像小时候一起共看的夕阳;

就像从前拜访过的伟大的魔术师;

就像每次捉迷藏都会被你找到;

就像国中的时候即使吵架也会一起回家;

就像那次争吵没由来的因为天赐恩宠而和好;

就像你每次在绿茵场上自信的身影;

就像在我空手道大赛失败后你默默递来的雨伞;

就像在大本钟下你微红的脸颊和坚定的眼神……

这个少年陪着她走过的十七年的日日月月,她都记得。

毛利兰轻轻抚摸着照片上的少年,大大的笑容令阳光更加温暖。

少年悄悄的守护,隐匿的温柔,都一一如细节展现。

每当别人问起时,总能带着小小的骄傲说:

工藤新一和我是青梅竹马,从小我们一起长大。

所以我一直都很懂他。

所以在面对屋田诚人变成的工藤新一时,才会什么感觉都没有;所以在雷电响起的一刹那看到背后死罗神的身影,才会泪止不住地往下流。

那些简单而干净的回忆,在即将溺亡在时间里的时候被救出来。这次抓住,便再也不要放开。

突兀的门铃打破思绪。之前所有杂碎的情愫全都汇聚起来,蓦然变得坚定又充满希冀。少女情怀如数抖落,毛利兰几乎捂着心口跳起来,冲去开门。

门开,看见门口向自己微笑的少年,一如从前未变。

“生日快乐,新一。”

少年的蓝眸依旧光亮,把毛利兰所有的光都融在里面。

“还有,欢迎回来。”毛利兰张开手臂。

于是工藤新一笑得愈发温柔。

“嗯,我回来了。”


————Fin————

评论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