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混欧美 铁吹 沉迷荷兰无法自拔小皮筋初心 我爱阿陶和少爷
🍁白夫人盖章
☆Jack简直小天使
♤亚瑟小王子抱抱
♢大老公抖森不许碰
♧茨木小天使是我亲儿子

关于

就是,因为知道少爷一夜之间胖了二十斤,毛毛一夜时间老了二十岁,再也没有高贵的独立建模
于是心血来潮去截图,小小雨和小小毛太可爱了 ,小小雨要比手绘的要柔和好多,变可爱了哈哈哈,

但是重制版
截得时候我都快哭了 后来就换成手绘画质了( ´•̥̥̥ω•̥̥̥` )
因为是为了截他们俩无视乱入的军娘和直男截图就好_(:зゝ∠)_

好想哭

岚晓:

之前画的三张条漫……在这里放一放_(:з」∠)_

脑子里现在都是张筱春和小万了,再加上个前世今生??
被青木初太太那篇文虐的惨的一批,太太文笔太好了,现在只想吃筱春和小万,满脑子筱春和小万,想看大家不同的诠释,对一身清骨的张老板和圆滑懦弱的小万。
后者肯定不会,或者长时间是剧里的那个人设,所以特别好奇各位太太们笔下的小万

文力不够咸鱼一只
多读书吧,脑子里现在只有英日混杂了😢

关于相声 (相声术语)

总赖东君主:

阿鱼,来个姨:



#搬自百度#



相声(Crosstalk),一种民间说唱曲艺。相声一词,古作象生,原指模拟别人的言行,后发展为象声。象声又称隔壁象声。相声起源于华北地区的民间说唱曲艺,在明朝即已盛行。经清朝时期的发展直至民国初年,相声逐渐从一个人摹拟口技发展成为单口笑话,名称也就随之转变为相声。一种类型的单口相声,后来逐步发展为多种类型:单口相声、对口相声、群口相声,综合为一体。






相声分类:





● ...

啊好喜欢阿陶哇。脑子里全是阿陶
总觉得97年的他很小却少年老成,但一想今年也已经二十一了啊带着特别复杂的情感。
喜欢他可能就是那个如玉君子张生吧,那一开口我脑子里就不知道想什么了 。又温柔又稳重还有小身板倍儿直,一身正气??
想写桃林却又不敢写,害怕拿捏不准心里那么好的他们。再说其实也不算是全萌rps吧毕竟知道两人都是大直男,尤其某个神兽小同学。
啊说不上来了。喜欢桃林可能还是少爷现挂那句输了你赢了世界又如何(虽然真的是alin的歌名)还有b站那个牵丝戏。我倒觉得不单单是剪的两个人的爱情,毕竟兄弟情比较多看着确实很感慨啊。
少帅北京站阿陶的学哑语弹幕上全是在骂他各种冷嘲热讽的,看得真的很伤心。却又懒得和...

我的天今天补林子大了的时候看到的大林这眼睛怎么了
累着了吗
看得好心疼诶呦喂

风起长林的同人歌大家有听吗

老妖的《可有春雪送江风》
萧忆情的《人世多为憾》
真的都超好,每句都写在心里。
不知道用什么话形容,相信大家都能有自己的感受,也有对里面每个人故事的感慨吧。萧忆情那个真的是写出了我对平旌的感受啊哈麻批真的好心疼啊,还有老妖的那首,每句歌词我都起一身鸡皮疙瘩!!!

下面放歌词!!!五婶里面都有!想和大家分享!

萧忆情Alex - 人世多为憾

雨惊开第一枝花
院中人闻声出剑
欲将劈波斩浪的少年
就这样灼灼于眼前
他曾肆意打马过
无忧无愁享华年
肩上锦绣
侧身以寒暄
一双眼如皓月青山
是否风霜也曾抵城安
吻在他不安眉间
否则怎连白月
都好似从前
一如岁末初见
可终不似厄梦能随风而散
他披着一身苦与痛
只有遮不住的白发一点
泄出深藏的...

<白起x你>除旧迎新

啊啊啊啊啊啊说出你。你好烦的学长太可爱了!!好温柔的学长嘤嘤嘤!不过我哥凶凶的样子也挺苏??不管啦我哥天下第一好?

兔子兔子兔:

——今年最后一天吵架

>oocoocooc
>老套梗,修改了个bug,除夕快乐w

♡——♡——♡——♡

“让我来。”

温暖干净的气息将你紧紧包围,被圈在男人结实的胸膛里,你有些泄气地举着手里的春联横批,脚还徒劳地踮着。
“啊……不够高太讨厌了!”

他的轻笑随着胸膛的振动清晰传来,“你很想贴?”

你使劲点头。

腰间忽然一热,他将你稳稳托起来,灼热的呼吸撒在你微红的耳际:“这样够高了吗?”

“够够够,学长最好最好最最好了!”

这回,脸红的换成他了。

最后的春联也贴好了,你...

【白起×我】我觉得,我员工喜欢我

不行了明天还要学车结果躲在被子里笑成傻逼

江月何曾皱眉:


※论坛体!这个写起来真的不费事,也不耗时间!爽!


※韩野的下场如ID。



>>>



1L  恋语市第一芳心纵火犯



    求助广大网友,我该怎么做!!!!


    急!!!再拖下去他可能就要跟我表白了!!!



2L...


论从一个你说什么他都说好的人嘴里问出他喜欢什么有多难

软,心疼

不止一:

0
你男朋友是个吃过苦的人, 这一点你是清楚的.
他对他那些年的经历绝口不提, 你也不知道该怎么开口问. 
反正你问出来也是心疼, 问不出来还是心疼.

从相遇到现在, 他的那些事你多多少少从旁人口里得知了些. 
心疼他. 特别特别心疼.
心疼他的过往, 恨不能穿越时光到那些时候抱抱他;
也心疼他的现在, 恨不能一拳把他打晕锁他在家里.

1
白警官这次出任务又没能全须全尾回来.

你做完手边这份策划, 到病房的时候, 不安分的绷带人先生正跟医生争取着要出院.
看见你来了, ...

1/7

© 雾曲 | Powered by LOFTER